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辽宁红宝山国防训练基地的设施怎么样?

2020年06月18日 11:49

红宝山国防教育基地现已拥有800余亩训练场地,2万平方米标准营房、3万平方米队列训练场、1个轻武器射击靶场、1个战术训练场,是集军训、拓展训练、夏令营、多场景真人CS对抗、攀岩、越野竞技、防灾逃生、农业观光旅游、农学社会实践为一体的综合型培训、娱乐、旅游基地。让孩子在实际场景中感受军事与自然的力量,用军事化的自然体验项目充分调动孩子的积极性,凝炼孩子的危机意识,让孩子在体验中成长,在快乐中改变。


相关推荐

疫情突袭,校外教育的分水岭随之而来

随着新冠疫情的长久持续,教育行业迎来至暗时刻,寒假及春季开学培训计划被打乱,虽然目前全国各大中小学已经复学,但是线下教育机构复工还在陆续恢复中,线上教育却如火如荼,所以校外教育关键分水岭也随之来临,行业两极分化,迎来倒闭风潮。复学不等于复工据5月25日教育部最新消息,关于线下教育机构复工,全国有11个省份给出了明确时间,时间大多集中在5月之后甚至更晚,但中国有660多个城市。另外还要求在启动校外培训机构要优先启动面向参加高考的复读生以及艺考生的学习。由此可见,各地区线下教育逐步解禁状态可能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在复课之后,大部分的学生可用于补习的时间明显受限,同时因高考、中考推迟,预计暑假放假时间将延期至8月1日前后。换言之,校内课堂时间会挤压校外培训时间,至少1个月。而校内教学安排导致的放学延时,很可能会促使学生家长更倾向于可以利用碎片时间学习的在线模式。效果也不错,并且每天只需要占用半小时间,家长还不需要接送。行业分水岭随之而来即使现在已经复工的线下教育机构还需要面临生源的问题,这次疫情给我们好好的上了一课——网课,学生从最初的不适应甚至反感抗拒到现在的欣然接受,虽然中间出过很多问题,也闹过很大的笑话,但是我们可以预见现在的家长再去给孩子报线下的课程就会有阻力,他们发现其实给孩子报名网课也是不错的选择。而在疫情期间冒出了一大批X辅导等app以及考生网自主在线学习材料购买等网站,疫情,反而成为了红利,加之各大综艺节目广告大力推广。疫情过后快速招生,盈利快速增长短时间内就不会发生,本次疫情对于中小企业的打击之大超出想象:员工的薪资支出与租金是众多破产企业无法逾越的鸿沟,虽然会有政府的补贴,但仍需面对人员缺位、供应失常、资金吃紧等不利因素。虽然线下机构面临着挑战,但线上机构却迎来了爆发。要么转型要么倒闭很多区域性和中小型线下机构在疫情下选择了“苟活”,面对线下课时费的捉襟见肘,很多老师只能被迫选择线上再上岗。在短短几个月中通过直播的方式为学生补课,挣的钱比在校外辅导班的课时费收入要多,遂决定与现在的校外辅导机构解聘,自己在家中搞直播教学。事实上,随着这次疫情的催化,面对线上教育平台开出的难以拒绝的薪资数额,很多老师便接受了线上平台的入驻邀请。师资的流失正在从根本上动摇着线下机构复课后的教学品质。任何危难中,都孕育着机会。疫情之下,教培机构迎来大的变革,也催生新的模式。面对疫情,无论是纯线上还是纯线下,都面临着一定的问题,也都在寻求解决方案。一种全新的模式也应运而生——线上线下教育相结合的模式。行业内,阿里集团首推的“云招聘”已成功为上海签约十位优秀上海交大毕业生,行业内,考生网推出的线上报考到学习一条龙服务模式,都可以为为业内企业打样做参考。此刻虽是线下教育的凛冬时刻,但任何时候挑战与机遇并存!

2020年05月28日 10:51

海底捞创始团队启动“套现”离场 15亿港元只是一个开始

本篇文章2176字,读完约6分钟海底捞股东配售公告不久前海底捞创始人内部信选拔“接班人”时,就有人解读为张勇及其团队在铺垫获利撤出。从最近的海底捞股东配售公告来看,张勇夫妻、执行董事施永宏夫妻将套现15.6亿港元。这意味着,获利退休计划已正式开启。在行业内看来,这15.6亿港元仅仅是一个开始。创始团队“套现”对于创始团队套现超15亿的行为,海底捞认为对公司经营没有影响,且解释为“个人公益计划”。据海底捞公司发布的公告显示,2020年5月6日,海底捞股东SPNPLtd.及LHYNPLtd.拟以每股33.2港元的价格配售4700万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0.89%。配售计划将于2020年5月11日上午9时完成。紧随配售完成后,张勇、ZYNPLtd、舒萍、SPNPLtd以及NPUnitedHoldingLtd将继续为海底捞公司的控股股东。值得注意的是,SPNPLtd.以及LHYNPLtd.为海底捞创始人团队的各自持股通道。其中,SPNPLtd.权益由公司创始人张勇的妻子舒萍拥有,LHYNPLtd.权益由公司执行董事施永宏及其妻子李海燕拥有。有消息称,经过此次配售,海底捞董事长兼实控人张勇夫妇及“二把手”施永宏夫妇将套现15.6亿港元。针对这则公告,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了海底捞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股东配售对增加海底捞在资本市场的流动性能够产生一定的作用。股东配售的总量小,不代表公司基本面的变化,更不是对未来有不同的预期,公司经营不受任何影响。另据海底捞公司对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股东个人在社会公益事业等方面,有一些资金上的计划和安排。对方提供的信息显示,今年1月21日,张勇在成都与简阳市签署协议,个人向家乡捐赠一亿人民币提升家乡医疗机构的基础医疗设施,资金在下半年到位。15亿只是个开端距离这则公告不足两周之前,海底捞曾发布自愿公告,宣布了未来10-15年的领导人才接班选拔计划,意在为高级管理团队远期退休提前储备与锻炼人才。前后两个动作不无关联,不过是“套现”退场的更明确信号。当时,海底捞透露,选拔排除了施永宏、苟轶群、杨小丽创始人团队,并解释为“原因是太贵了,对未来董事会性价比不高”。公开资料显示,张勇夫妇1994年和施永宏夫妇一起创办海底捞火锅,杨小丽和苟轶群分别在1995年和1999年加入,目前张勇担任海底捞董事长,施永宏任执行董事,杨小丽为首席运营官,苟轶群为决策委员。今年春节以来,海底捞经历了不少风波。先是涨价、公开致歉、恢复原价……一系列动作引起公众关注,如今管理层前后两套动作再使海底捞陷入舆论中心。一位不愿具名的餐饮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海底捞是上市公司,接班人选拔计划并非仅仅是张勇一人决定,所以从张勇宣布海底捞接班人选拔计划开始,就已经为自己获利退场做了铺垫,而此次配售计划公告,是张勇等创始人“套现”退场的更明确信号。“从海底捞公司的体量和张勇个人财务状况来看,15.6亿港元仅仅是一个开端”,上述业内人士表示。他解释道,如果市场反应稳定,创始人很有可能继续进行股份配售计划,而这也是上市公司发展的必然趋势。对此,北商研究院特邀专家、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也表示赞同,从此次小体量的股份配售计划来看,张勇等创始人团队退出海底捞计划已经开始了。资本力量使然?自上市那一刻开始,资本的力量就已超越了创始团队的意志。业内观点认为,餐饮品牌一旦发展上市将面临更多的市场化考验,随着资本的介入,在品牌的长远发展上有更多的需求,其中,子品牌的孵化更加考验企业的市场管理能力与产品创新力度。因此多数的决策层权力需要让位于市场化的规划,最终创始人团队以股份配售等方式退场的结果也是必然。另一个角度看,强势的掌舵人往往对应着高执行力、低创造力的下层团队结构。赖阳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尽早地对企业进行决策结构的调整,有利于规避企业风险,当决策者非常强势的时候,团队的执行力就会非常强,但是创造力则有限,因此品牌传承将会出现问题,只有决策者逐渐淡出公众视野,让更多有创造力的人才脱颖而出,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接班过程,这也利于企业长远发展。“张勇夫妇等创始人夫妇退场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能在退休前突然将股份进行配售、转让等,因此需要一步步‘套现’离场,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赖阳说,他们既启动了接班人选拔计划,又将股份进行了配售,也是为海底捞铺垫未来规划,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将品牌做大,如今也到了收取回报的时候,将股权转化为收益也是收取创业回报的一种方式。

2020年05月11日 11:48

招聘软文撰写员,无工作时间要求,即时结算

租客网ZUKE.COM是租客网(深圳)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以提供租赁系统服务为主要业务的互联网平台,平台为全国超过两亿租客提供信息发布服务,为全国近200万经纪人提供SAAS系统,为众多公寓运营方提供公寓管理、运营发布、后期房源服务管理等全套管理系统,租客网包括租客惠、易推等为租客提供优惠服务及工作机会的模块。为更好的宣传租客网,发挥广大网友的文学才华,租客网面向全社会公开招聘兼职文案提供软文,单篇文章价格根据文章需求,50-1000元不等,所有软文经ETUI.COM平台进行担保交易,投稿人稿件在ETUI.COM任务发布系统留存,如被拒稿,我司不会使用任何该稿件内容,文稿一经采用版权归我司所有,并且立即付费。投稿人即可到平台账号内提取现金。投稿人员投稿后,我司将在1个工作日内审核是否采用,如未被采用将直接拒稿,投稿人可在ETUI.COM平台查看投稿状态。文章不限制格式,以软文为主,可以是故事式、新闻式、悬念式、情感式任意格式,每天公司会发布相关文章需求,文章需求发布后,任何人均可投稿,只要文稿保证原创,文章质量好,在符合公司采购数量范围内将会被采用并立即付费。

2020年04月26日 02:50